2010/01/03 (Sun) 奶茶与栗子的故事.

我一直以为,有些故事,什么时候都来得及讲.
但是,在我还在悠闲无事的时候,总有些什么,在不经意间改变.
所以,这个故事,我想如果我不讲,就没有机会再讲了.


我想有一些听过我讲故事的人,也许是知道的.
我家有那么一只鼠,哦不,准确说,是仓鼠.它有灰褐色的毛,脊背上有一条柔软的黑.
当时听说,这小家伙是奶茶品种,所以就草率地决定了,就叫它奶茶吧.
奶茶是个没和大家一起生活过的孩子,从它很小的时候就被接了来我家.
所以它不会像一般买回来的仓鼠一样舔吸管里的水,却懂得生而具有的本能.

想是我一直不懂得仓鼠究竟是如何生活的吧.
曾经觉得它很孤单,所以为它找了个伴,一只叫布丁的小家伙.
小布丁非常非常小,小得连卖主也无法分辨它的性别.
当时的我还不知道,仓鼠是种很独立的生物.所以奶茶发觉侵占它地盘的家伙,就把它欺负死了.
就因为这样,我还曾觉得奶茶有一点点讨厌.

后来,某一天娘抱回了栗子,很小很小的一团,当然,不是像仓鼠那么小,却是真的很小.
它的身上还长着柔软的深黄色绒毛,有些虎皮一样的斑纹.
我想栗子或许曾经是被抛弃的小野猫吧,带着一点点难以驯服的野性.
它身上曾经有吸血的虫,使得它一开始看起来瘦骨嶙峋,非常的可怜.
而且,小家伙总是带着一种有点认生的怯懦和防备.

后来为了治好它,带着它跑宠物医院,逼它吃了药,这才好起来,并且终究长得很是肥硕了.
可也给它留下了心理阴影.
或许也是因为我家住得高的缘故,它只离家自己出去过两次,然后就再也不曾跑远了.

于是之前的,或许该说是"角色"介绍吧?
恩,接下来的才是正文.

起初,这两个家伙相遇的时候,栗子还只有两个来月大,而奶茶,却已经是只成年的仓鼠了.
尽管栗子从体积上,看起来比奶茶大了许多,可是,或许因为彼此都没有见过对方的同类,所以基本都没表现出对对方的兴趣.
栗子不曾对奶茶有所好奇,奶茶也对栗子的存在泰然自若.

后来,栗子健康的成长了,逐渐在我于宿舍与课堂奔走的时候,在我无法注视的每一个瞬间里,慢慢地变得强壮,成了一只大猫了.而奶茶,它依旧固守着它自己的那一方空间,尽管偶尔也会想要脱离笼子的束缚,出来探险.对于栗子,依旧没有表示出任何兴趣,也没有恐惧.

起初的时候,我们是不敢让栗子太过靠近奶茶的.

其实我想,出于天性,栗子或许也曾想要抓住奶茶,但是因为家猫总是不缺少粮食的,因此它的追逐与捕捉只是出于一种玩乐的天性.而不是为了填饱肚皮.
所以它会追着它跑,会用爪拨得它肚皮朝天,却没有真的咬伤过它,甚至没有伸出爪子过.
我家的栗子,或许因为曾经被遗弃过吧,对于家和主人是十分依恋的.
总是感觉身边必须有人在,才会安心.甚至必须与主人处于同一个空间里,才能安心睡去.

所以我想,在我们都不在的时候,唯一能陪伴栗子的也只有奶茶了吧.

后来栗子越发大了.
它开始每天打乱奶茶的生活.
有时候一觉醒来,就会看到客厅里的仓鼠笼被掀倒,甚至倒立起来.
有时候仓鼠的房子掉了出来,就会连着奶茶一起被掉出来.
然后两只家伙就会一个逃一个追.
奶茶也会呼救.
也会在有人的地方跑动,希望有人能帮它.
然后我们会把它放回笼子里去.
或者我们没有注意的时候,它就会爬到某个角落里,躲到栗子无法够到的地方.

渐渐的,奶茶不负众望地(?)在这个时候体现出了它是一只多么腹黑的仓鼠.
由于它发现,每次我们发现它被欺负,都会多少训斥一下栗子,于是后来,栗子只是稍微接近下笼子,奶茶就会装腔作势地呼救起来.
直到这时候,我才发现,面对我家"腹黑奶君","天然呆栗"是多么的傻...(以上两称号出自气球- -

这样的生活或许持续了几个月.

每天为奶茶扶笼子.
甚至有时候才扶起来,一转眼的工夫,笼子又被栗子弄倒.

再后来,奶茶被栗子追的时候,也不叫了.
它依旧被追得满屋子的跑,却只是被猫爪轻轻拨一拨,然后又继续跑进某个角落里.

再再然后呢?
总之,在某一天起,我们决定把它放出来,和栗子一起处在这个房子里生活了.
有时候,也会看到栗子追着奶茶跑.
可是,当奶茶熟门熟路地爬进栗子的猫粮盆里大快朵颐,却看到栗子安然地卧在一旁,只是默默地看着奶茶享用.
那个时候,我终于明白,这两个家伙,已经认定了彼此了吧.

有时候在家里,忽然觉得脚上有个重量,然后就会看到奶茶爬上你的脚,期许地望着你.
在家里的时候,奶茶是不缺少食物的.
至少直到我写下这些的时候,我也不曾知道它究竟在家里有多少个"秘密基地".
沙发?洗衣机?厨房?阳台?甚至我娘的卧室,都曾留下它探索的足迹.
所以说,当它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,只是想要一些水喝而已.
因此,我们几乎可以每天看到它出现一下,然后喂它喝饱了水,它便又不知踪迹了.
而在这个时候,有时候栗子也会出现.
有一次,我便突然想要逗逗栗子,于是捧着奶茶柔软的身躯,送到栗子面前.
两个小家伙毫不顾忌地凑凑鼻子,居然互相闻到了一处.然后奶茶居然伸了爪去抓猫胡子!
啊哈哈,这两个家伙...

我想,尽管我曾因为当年与猫的分别而伤心,我却对它们是真的再次有了感情吧.

所以说,接下来想要说的,或许才是我写下了这么这么多的,最直接的,原因.

平日里在吃饭的时候,总会习惯性的想要夹出一点点,给家里的两只吃.
栗子是个贪嘴猫,吃东西非常叼,就连猫粮也不能满足,必须要掺了狗粮才肯多吃一点.
而每次有人去厨房的时候,总希望能得到些猫食肉吃.(就是那种小包装的肉丁...
而奶茶则是吃什么都不挑的,只要有得吃,无论是咸的辣的还是烫的,皆要装进腮囊里躲进窝中慢慢享用.
后来因为奶茶放养了,也就不用想着给它弄食,只是随意地在某些它的"据点"周围放上一点食物,过不了多久,就一定会不见了.

所以一开始,两天没有见到奶茶,我也没太觉出什么不对,补眠的时候,总是我娘在照顾它的.
中午时分,我娘在厨房里忙前忙后,栗子跟在脚边,不时叫几声,我们也只当它又谗嘴,缠着我娘要食物.
因它就算要到也不会吃,所以我们也没有理它,只是看它卧在厨房门口,只当它又在"视察工作"了,还说,栗子,去把奶茶找出来吧.
平日里,总是只有栗子才能找到奶茶的.

后来看到栗子非常雍懒地睡在电脑椅上,逗它都没反应,只是迷糊地睡着,醒一下睁开半个眼睛,又慢慢睡过去了.我只当它早上玩得太疯,到了睡觉的时候,便又没在意.还是随口说,要栗子把不知道跑哪去的奶茶找出来.

后来的后来,或许是觉出来了吧...

由于是元旦的关系,不得不出门看看老人.
出门前,例行地和栗子道别.我娘却忽然说,栗子一个人好好看家.我就顺着加了句,恩,把奶茶找出来.
然后娘没有说话,虽然我感到奇怪,却也没太往心里去.
现在想想,从来都是我提垃圾,娘拿其他的东西,今天却让我拿了东西,她提着那个垃圾带.
直到下了楼,我娘拎着垃圾下了斜坡又折回来.

"我是怕你伤心."
垃圾带里,一个小小的盒子,里面是湿淋淋的,瘦小的身躯.
据说,仓鼠是一种怕水的生物.

奶茶它,终于还是离开了我们.

那个时候,我默默地呆站在楼道前,望着房顶残留的雪片,努力压抑眼眶里的湿润.
直到我娘丢了垃圾和那个小家伙回来,才勉强地露出个微弱的笑.
我不能让老人看到这样的我.

后来回到家里,我因为胃不舒服一直在厕所没有出来,就看栗子一圈一圈的跑进厕所喝水盆里为它预备的水.
以往的它,或许喝上几口就会去疯玩半天吧.

它一边到处仿佛寻找着什么,一边叫着.尽管我们听不懂.
后来我们发觉了,它其实,是在寻找一直不见的奶茶.

然后,它真的,真的,去到了奶茶,最后在的地方.
"哎哟,栗子真的知道奶茶在哪."
那一瞬间,我终于,终于还是压抑不住了.
明明不想再为了这些小家伙动感情,却又一次无法忍受.

我忽然明白了栗子为什么围着厨房一直转.
忽然明白平日里轻易不出声的它为什么今天总是叫.
忽然就觉得它默默地卧在一边望着远方的眼睛里,带着寂寞.

2010.1.2.晚安,奶茶君.


附,可能还在审核的视频.

日常 | trackback(0) | comment(4) |


<<关于[傲娇] | TOP | RO缅怀。>>

comment











管理人のみ閲覧OK


 

会的,猫会哭的,或许现在这个时候栗子已经感觉得到奶茶永远都不会回来了啊……
难过,我也怕这个的啊……

2010/01/04 20:37 | 落落 [ 编辑 ]


 

啊哈哈...我写那些的时候,也几次写不下去,真是脆弱呀...
直到现在也会时不时想起它哪...吃饭的时候,在屋子里晃的时候...
现在想想,奶茶它与我们生活了那么久,久到觉得它的存在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了.
如果猫会流泪的话,不知道栗子会不会哭呢?

呵呵...

2010/01/04 01:08 | aka [ 编辑 ]


 

啊啊啊不行了不行了……TAT

2010/01/03 17:46 | 落落 [ 编辑 ]


 

很温暖……
那段时间是值得永远去回忆的,哎,害我想流眼泪了你这破猫喵!

2010/01/03 17:41 | 落落 [ 编辑 ]


trackback

trackback_url
http://timepassby.blog124.fc2blog.us/tb.php/148-511a0599

| TOP |